梁良/陆剧进入最寒冷的冬天
2021-10-31

自从6月初名主持人崔永元因私怨曝光中国影视业的“阴阳合同”现象之后,整个行业便进入多事之秋,而且并未因“范冰冰逃税事件”的落幕而有所缓解,反而引发国家税务总局的全面“税务严查”。税务单位在6月底终止了行之有年的定期定额征收方式,改为查账征收,并需在45天内补缴今年1-6月份的税额,否则将依法处理,而且所有影视工作室税率一刀切提高至42%,连身份只是“打工仔”的编剧也不例外,因而引起全行震动,九成影视上市公司的股价持续下跌,市值大幅缩水。

与此同时,影视主管机构针对大明星的片酬制出了杀手锏,硬性规定“明星片酬不得高于制作成本的40%,主演片酬不得超过总片酬70%”。“优爱腾”三大视频平台及六大制作公司随即发表联合声明:单一演员片酬最高不超过人民币五千万。如此一来,所谓的“超级大剧”纷纷临阵退缩,暂停或干脆取消开拍,大明星们集体度假去,待情况明朗之后再来讨论接戏的价码。亚洲最大的影视城横店,超过一半的影视剧项目已停工,只有一些小规模的网剧和网络大电影支撑场面,连带饮食住宿等周边产业也一片萧条,“横店进入寒冬”从传闻变成了现实。

这些外在的打击一波波打过来,当然令陆剧的发展严重受挫,但今年真正令陆剧进入最寒冷冬天的因素,还是因为行业内部的创作体质太过贫弱,遇到强一点的风雨就伤风感冒,何况现在吹袭的是十级巨风?自然会倒下一片。前两年,陆剧一度迷信“大IP”和“自带流量偶像明星”,拼命花大钱抢购网络小说,又纷纷开出天价片酬抢小鲜肉,而依靠这“紫青双剑”拍出来的电视剧和网剧,在2018年全遭滑铁卢,没有产生一部像前一年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那样的爆款,像《武动乾坤》不仅是大IP加小鲜肉,还加上了大导演,仍然惨澹收场,反映出这种流行的风潮很快就会潮起潮落。另一批迷信“重拍经典剧”的拿来主义者也没尝到甜头,无论是新版的《流星花园》,或是不知道重拍了多少次的金庸武侠剧《射雕英雄传》等等,观众反应都十分冷清,有如一颗小石子投入死海中无声无息。

有两种类型的陆剧曾在2017年火了一阵,2018年却全部哑火,令人颇感愕异。一类是官方积极鼓吹的现实题材剧,包括《人民的名义》、《鸡毛飞上天》、《我的前半生》等都颇受欢迎,尤其《人民的名义》将年轻的和年老的观众一网打尽,造成全国性的热议,在近年来难得一见,可惜传言中乘胜追击拍摄的续集《人民的财产》,却是事隔一年多仍未能推出(听说会排在明年播出),否则或可为一潭死水的2018年现实题材剧激起一点波澜。

另一类是以网台为基地的犯罪推理剧,产生了好评如潮的现象级新经典《白夜追凶》和《无证之罪》,加上改编自天下霸唱原著小说的《河神》,把网剧的口碑带上了一个新台阶,甚至成功输出国际市场。

但在2018年播出的《拼图》、《沙海》、《法医秦明2清道夫》等同类型剧,观众反应均大不如前。没想到在“限古令”之下,弃台投网的宫斗剧《延禧攻略》反而成为今年唯一的真正爆款,海内外的播放声量都十分惊人,加上打著《甄嬛传》续集招牌的《如懿传》接力播出,倒是将一度冷却的宫斗剧再次炒热,成为寒冷冬天中的唯一赢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