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ROR体育官网 > 产业展示
东洋代理疫苗惹议,台湾想买疫苗恐难“去中国化”!
2021-11-03
台湾生技公司东洋争取到德国药厂BioNTech的新冠肺炎疫苗代理权,却传出陆资疑虑,到底中国复星医药和BioNTech是什么关系?政府如何跟世界各国竞争抢购疫苗?

疫苗难求!即使还没有任何一支新冠疫苗的临床三期结果出炉,但各国政府已纷纷砸钱抢购,争取在最早时间内获得疫苗,为这场百年一遇的疫情停损。

目前,政府双管齐下,除了推动国内四家药厂积极研发,同时也已经和新冠肺炎疫苗全球取得机制“COVAX”签约,以确保台湾的海外采购。

如今又有新选项!国内生技公司东洋10月12日宣布,已争取到德国药厂BioNTech的新冠肺炎疫苗在台湾代理权,总共3000万剂,预计第一批1000万剂疫苗将在明年第一季抵台,可望供应500万人施打。东洋董事长林全表示,东洋将扮演德药厂与台湾政府之间的沟通桥梁,预计本月底前,与政府讨论后续所需的采购量。

消息一出,不仅让国人稍感安心,东洋股价也连续两天涨停板。

没想到,翌日又传出BioNTech为陆资企业,东洋代理的疫苗恐有违政府不使用中国产制疫苗的政策。为此,卫福部长陈时中亲上火线说明,“法律规定疫苗不能是在中国大陆制造的,”至于BioNTech是不是陆资,已要求东洋必须厘清BioNTech、中国复星和东洋的关系。

对于外界对东洋代理的疫苗有所质疑,陈时中说,目前还没说要排除向东洋采购疫苗,但它还有技术性、专业性、商业和疫苗的冷链等四大问题,等这些问题都克服之后,食药署才会进行专业审查。

图/卫福部长陈时中。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提供

复星医药和BioNTech合作试验,产品由BioNTech提供

事实上,,和BioNTech达成协议,启动新冠疫苗战略合作。根据协议,“复星医药产业负责该疫苗在中国大陆及港澳台地区的临床试验、上市申请和市场销售,并承担相应的成本和费用。而BioNTech将负责提供区域内临床试验申请所需的技术材料和临床前研究数据、配合区域内临床试验,并供应相关临床试验及市场销售所需的产品。”

同时,复星医药将向BioNTech支付至多8500万美元的许可费(包括首付款、临床开发注册及销售里程碑款项),并在约定的销售提成期间内,按该产品年度毛利的35%支付销售提成。与此同时,复星医药子公司拟认购BioNTech新增发行的158万0777股普通股,认购金额约为5000万美元。

这意味著,复星医药负责区域的临床试验、上市申请和销售,BioNTech提供产品,应符合陈时中要求的“疫苗不能是在中国大陆制造”。不过,按照该协议,台湾也一并和中国、港澳被纳入BioNTech和复星医药的合作内容,究竟东洋能否能绕过这项协议、直接向德国取得疫苗,仍有待厘清。

针对陆资疑虑,东洋进一步澄清说,BioNTech是注册登记于德国、在美国那斯达克挂牌的新药研发公司,前三大股东分别为 AT Impf GmbH(持股 50.20%)、Medine GmbH(持股18.80%)、Entities affiliated with MIG GmbH & Co.(持股6.11%),合计持股75.11%,其他股东多为共同基金。“就公开信息内容,BNT公司中资仅0.7%,离法令规范的30%甚远。”

东洋强调,此次获授权代理进口新冠疫苗的交易对象为BioNTech,相关疫苗制造及交易产生的金流、物流往来对象均在德国。

事实上,台湾想买疫苗,恐怕很难“去中国化”。除了德国BioNTech和美国辉瑞、中国复星医药进行战略合作之外,中国生技公司康希诺也和加拿大合作研发,各大药厂为了抢时间,纷纷展开跨国结盟。而中国也于10月8日加入“COVAX”,目前有9种疫苗进入COVAX的候选名单,其中2种来自中国。

“全球科学家大动员找寻新冠病毒解方,可说是史无前例。”华裔科学家、爱滋病鸡尾酒疗法发明人何大一指出,这次科学界的合作和过去的模式有很大的不同。“通常,科学家会保护自己的信息、创建自己的专利,但这次,所有人都意识到这是非常时期,都无私地分享知识,这是前所未见的。”

“即使在中美关系紧张之下,美国和中国的科学家也是互相开放。”何大一表示。

图/华裔科学家、爱滋病鸡尾酒疗法发明人何大一。张智杰摄

疫苗研发仍是未知数,强生因受试者出现“不明症状”而暂停

如今,世人引颈期盼的新冠疫苗,正进入成功与否的关键期。已经进入临床三期的候选疫苗,分别为美国生技公司Moderna、制药大厂辉瑞和德国BioNTech、英国牛津大学和AstraZeneca,以及Johnson & Johnson(强生)集团,其中又以辉瑞及BioNTech、Moderna进展最快,预计最快在10月底公布数据结果。

虽然全球各大药厂和生技公司卯足全力,但研发过程仍充满未知数。10月12日,强生的候选疫苗,因为一名受试者出现无法解释的病痛,临床实验已被迫暂时中止。在这之前,英国牛津大学和AstraZeneca合作研发的疫苗,曾因一名受试者患上不明原因疾病,一度暂停在英国的三期试验,目前已恢复试验。

“不见得每支疫苗都会成功,时序也很难掌控,因此在采购策略上,必须重复投资。”陈时中指出,目前海外采购、国内生产同步进行,第一波预计将购买一定的疫苗存量,第二波则将仰赖国产疫苗为主,若国产疫苗临床试验顺利,预计明年第二、三季可望量产。

尽管台湾防疫成绩亮眼,但几乎每天都有零星的境外移入确诊个案,恐怕无法自外于疫情,加上秋冬可能引爆第二波疫情,新冠疫苗何时能全面施打,才是控制疫情的关键。